变味的小费

2024-03-21 102484阅读

  全球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存在小费文化。一般来说,客人可以依据自身的消费体验自行决定是否要给小费以及给多少小费。不过,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抱怨,小费成了“变相涨价”――商家将原本应当支付给员工的工资成本,通过小费文化“包装”后转嫁到了消费者头上。

  美国消费者的“怨念”就普遍较深。不少网友吐槽:

  “现在剪个头发、做个按摩、买杯喝的都要给小费,甚至有些自助服务的地方也要求给小费。”

  “有一次结账的时候,发现账单上自动多收了14%的小费,但服务明明很差,根本不值得给。结果被告知,这是自动的。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小费应该是基于服务而定,而不是‘变相涨价’的方式。”

  美国消费金融服务公司银率(Bankrate)2023年6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者中约有66%的美国成年人对小费文化感到不满。具体来看,41%的受访者认为企业应该向员工支付更高的工资,而不是过分依赖小费;32%的受访者对部分店家预先设置固定金额小费的行为感到恼火;30%的受访者认为现在的小费文化已经失控。

  关于小费的起源,历史学家们至今尚未给出定论,只是普遍猜测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时期的欧洲。最初的小费可能出现于主仆之间,如果仆人表现出色,主人会支付额外的酬金作为对仆人的奖励。

  英语里“tips(小费)”的单词源于18世纪的英国。当时,英国酒店的餐桌中间会摆放一个写有“To Insure Prompt Service(保证服务迅速)”的碗,顾客们只要将零钱放入其中,就能得到更加优质、热情的服务。这种做法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这4个单词首字母连在一起形成的缩写“tips”也逐渐演变成了“小费”这一单词。

  如今,小费在国外很多地方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习惯。通常认为,给予小费既是对他人劳动付出的尊重,也是对自身经济实力的认可和表达。比如在美国,只要服务不是差得离谱,消费者基本都会选择默认支付小费。

  但是,当“自愿”变成“默认”之后,问题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一方面,在一些餐厅和酒店,小费被强制性地纳入账单,消费者根本无法选择是否支付以及支付多少。

  消费的本质是购买服务,只要商家明码标价、消费者自愿与商家达成购买契约、商家提供了相应服务,支付消费款项就是理所应当的。在消费行为发生之前,选择权在消费者手中,商家不能强制,但只要契约达成,支付就带有强制性。而小费的性质更类似于赠予,它是消费者基于自身意愿给予的奖励,是“额外的善意”,二者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这也是网友吐槽强制小费就是“变相涨价”的原因所在。本质上,将自愿性质的赠予转换为强制性质的支付,是对消费者财产权的侵害。而且,还是偷偷摸摸的。

  另一方面,小费的“起步价”也在水涨船高,动辄要支付消费金额的18%甚至30%,而一般约定俗成的小费标准为5%至15%。

  按说,小费的定价权应该在消费者手中,消费者自愿为服务付出一些价钱,但当小费标准被强制纳入账单,定价权就从消费者手中转移到了商家手中。此外,定价标准也不清晰。何谓服务好,何谓服务不好,评价标准在消费者心中,定价标准在消费者手中。但当定价权转移到商家手中,定价标准就变成商家说了算。

变味的小费

  也有专家分析,经济环境好的时候,消费者普遍“不差钱”,支付敏感度不高;当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时,支付敏感度大涨,消费者的不满自然会集中爆发。“通货膨胀和普遍的‘经济不安’似乎让人变吝啬了,但我们却面临着比以往更多的小费‘邀请’。”

  除此以外,一些新的支付方式也对小费文化产生了影响。比如,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服务业的升级,数字支付系统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美国商家开始使用线上小费支付系统,顾客只需要在商家收银处的平板电脑上戳戳屏幕就可以支付小费。但新的问题又来了:排在后面的顾客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前面的顾客给了多少小费。很多人不得不因为面子问题,选择“在其他顾客的注视之下”多支付一些小费,结果导致后面的人也不敢给得太少,从而陷入了恶性循环。

  小费文化作为约定俗成的习惯或许有其存续之理,但当商家的强制和消费者的“被迫默认”变得越来越普遍,消费者自然会不满。长此以往,小费文化面临的质疑恐怕将越来越多。 (作者:勾明扬 来源:经济日报)

推荐阅读:

超2万套近32万册图书“秒空” 上海书展亮相李佳琦直播间

学而思获2023年服贸会“业态创新服务示范案例”奖

辛选集团荣获黑龙江省第一届“龙江慈善奖”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资本动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