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理他信流亡归来之日,泰国终于选出了新总理

2018-09-04 129492阅读

  “摘桃者”为泰党的豪赌

  作者:陈佳琳

  发于2023.8.28总第1106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8月22日,泰国迎来2014年军事政变以来,第一位没有军方背景的新总理。

  在国会两院联席投票中,482名议员投票赞成为泰党总理候选人赛塔·他威信的任命。其中314票来自为泰党领导的11党执政联盟,152票来自军方控制的参议院。随后,经泰国国王批准,赛塔确认成为泰国第30任首相。

  投票表决前数小时,为泰党实际掌舵人、流亡海外多年的前总理他信搭乘专机抵达曼谷。2008年,他信为逃避腐败等四项指控逃离泰国。此次回归的代价是8年监禁,但坊间纷纷猜测,他信早已与军方达成“超级协议”,或许在短暂服刑后即可获得自由身。最新的消息称,他信在入狱第一晚因高血压而无法入睡,连夜从曼谷监狱病房转入警方医院。

  虽然他信在机场受到家人和支持者的欢迎,但社交媒体上却充斥着昔日追随者对他信的质疑和批评。他们指责为泰党抛弃5月大选的赢家远进党,与多年来发誓不与为伍的军政府旧精英结成同盟。为泰党则辩解称,这是一种解决政治僵局、推动国家前进的“殉道行为”。

  多数分析认为,为泰党重新执政是一场“惨胜”。朱拉隆功大学法律学者坎通表示“为泰党将无法再声称自己支持民主。该党将成为精英阶层的傀儡,取代军队控制群众”。

  最终的“摘桃者”

  “不平等是我决定从商人转型政治家的主要原因。”赛塔在今年4月的一次专访中向《日经亚洲评论》表示。

  60岁的赛塔是一名政坛新秀。他2023年初才作为他信最小女儿贝东丹的首席顾问加入为泰党,4月就被提名为该党的三位总理候选人之一。赛塔拥有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土木工程学士学位以及美国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进入政坛之前在房地产行业耕耘三十余年,是泰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商尚思瑞地产公司的总裁兼CEO。今年4月,赛塔辞去地产公司的所有职务,并将全部股份转至女儿名下。

  自两年前与为泰党展开政治接触以来,赛塔一直瞄准的是总理职位。“我想有所作为,总理是能够作出改变的关键职位之一。”赛塔向媒体解释说。不过,选前民调普遍看好贝东丹出任总理。为泰党也迟迟未明示,该党的三位总理候选人谁是首选。

  赛塔曾经在采访中讲述自己在泰国东北部受到的冷遇。当地是为泰党传统票仓,忠诚于他信的西那瓦家族。赛塔称,这些经历让他选择保持自己直率的谈吐。“当我走进田间地头,与企业主和农民会面时,我不会只说他们想听的话。我会实事求是地向他们论证和陈述我的观点。”赛塔说,“我不做过分的承诺。”。

  泰国政治分析人士马西斯·罗哈特帕农注意到赛塔与前总理巴育的共同点:都缺乏选举经验,几乎不参加政策辩论,而且都是由国会第二大党提名。

  7月,由远进党牵头的8党联盟提名该党候选人皮塔出任总理。在第一轮国会投票中,皮塔以52票之差未能过关。由军方控制的250人参议院中,只有13人支持皮塔。此后,国会又否决了皮塔二次提名总理的资格。此后,远进党将组阁权交给联盟中的第二大党为泰党。自此,提名塞塔的呼声开始走高。

  为何赛塔能取代更受偏爱的贝东丹,成为最终的“摘桃者”?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研究员那邦·贾图斯里皮塔克分析指出,为泰党选举失利迫使该党在组建政府时必须作出妥协,寻求保守派的支持。贝东丹作为他信的女儿,天然地让他信的老对手、代表保守派利益的参议员和政党感到反感。但更关键的是,赛塔作为“外来者”,一直未能获得为泰党全心全意的支持,他信对赛塔也不完全信任。然而,正是这些“弱点”使赛塔可以成为沟通他信和保守派的桥梁,为其总理之路打下坚实基础。

  他信远去?

  去国流亡十数载后,他信依然是泰国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

  上世纪80至90年代,警察出身的他信凭借政府关系和商业垄断,在短短数年内晋升泰国首富。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后,他信跻身政界。2001年,凭借不计成本的民粹主义政策许诺,他信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泰国总理。当时创立才三年的泰爱泰党也在下议院席卷近半数席位,击败老牌政党民主党,成为国会单一大党。

  他信治下,泰国经济走出亚洲金融危机的阴霾、贫富差距逐步缩小。2005年,他顺利连任泰国总理。在个人声望和势力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信也对皇室、军队、曼谷政经精英等旧有保守势力构成威胁。社会上,批评他信贪污、搞裙带资本主义、以不负责任的民粹政策收买选票的声量也愈来愈高。2006年9月,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当时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他信,终结其5年半执政生涯。此后,为了避免因腐败指控锒铛入狱,他信逃离泰国。多年来,他信派系坚持这些指控是政治操弄。

  尽管不在泰国,但他信一直通过代理人影响泰国政治。2011年,他信高调为妹妹英拉助选,并在她登上总理之位后深度参与政府决策。

  “很少有人具有如此长久的政治影响力,也很少有人如此具有争议和分裂性。多年来,大多数人不是视他信为代表普通人对抗泰国建制派的英雄,就是把他当作腐败、道德破产、利益熏心的骗子。”泰国政治分析人士马西斯·罗哈特帕农表示。

  不过,随着英拉在2014年因政变被迫下野,他信的影响力出现衰退。2019年,他信使出推举泰国长公主乌汶叻参加总理竞选的“奇招”,此举导致亲他信派政党护国党遭遇灭顶之灾,实力被削弱的为泰党虽然仍是国会第一大党,但最终未能组建政府。当为泰党为议员跳党和内讧问题所扰时,他信的公开政治活动数量也出现大幅跳水。

  2020年,即时语音聊天应用程序Clubhouse席卷全球,他信化名“Tony”卷土重来,通过该平台拉拢青年群体。彼时泰国政治已逐渐走出“红黄对峙”的政治格局,走向老与少的世代对立。年过7旬的他信显然没有为新的议题做好准备。某次当被问及改革君主制相关问题时,他信称自己近来只关注世界性议题,对泰国国内问题不甚了解。他信任上曾发生过“榻拜慘案”,当时泰国南部爆发军警与穆斯林示威者的冲突,78名示威者在押解中窒息死亡。当网友对这段历史发问时,他信支支吾吾地表示抱歉,只说对于往事自己“已记不清了”。他信的“健忘症”和闪避在社交媒体引起热议,一些年轻人直言他信在人权等问题上是失败者,亦有人将他标记为“保皇党”。

  “两害相权取其轻”

  在2023年的大选中,为泰党依旧带着强烈的他信印记。“在微观层面,为泰党的选举策略依然没有改变。他们在全国范围内兜售1万泰铢数字钱包等经济政策来获取选票。在选区层面,他们派出在当地拥有强大影响力或地方势力支持的候选人。这种双管齐下的方法在泰爱泰党时期赢得了选举。”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研究员那邦·贾图斯里皮塔克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然而,曾经无往不利的选举策略在今年遭遇滑铁卢,为泰党以10票之差落后秉持激进改革议程的远进党。有评论指出,为泰党的温和自由主义立场和对蔑视君主罪的回避,已无法满足许多选民的政治要求。

  2023 年大选的一个关键议题是君主制。近年来,君主制在泰国已成为许多政治弊端的象征,并在2020年史无前例地触发了社会要求改革君主制的呼声。尽管宪法法院裁定抗议者的要求违宪,支持改革的情绪依然广泛存在。与大多数政党倾向于保持沉默不同,远进党公开主张修订《刑法典》第 112 条,以防止其被滥用为政治武器。

  有分析指出,“蔑视君主罪”或许只是保守派用来“掩盖所有政治、社会和经济弊端的一个方便且不负责任的借口”。远进党的政策承诺还包括改革军队、权力下放、破除行业垄断、对富人征收重税等,这些改革措施将极大地冲击军方、官僚机构及大企业的利益。“即使远进党放弃修改蔑视君主罪,也没有任何一个保守派政治人物会支持他们夺权。”

  虽然保守派对他信的敌意依旧根深蒂固,但远进党出人意料的成功促使他们作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决定。“对新一代来说,他信是个老故事了。但对保守派来说,他是个新希望。”一名泰国政治活动家表示。

  今年以来,他信多次表态准备好迎接司法审判。马西斯·罗哈特帕农此前曾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他信只会在对其有利的条件下,即为泰党重新执政之时返回泰国。理论上,为泰党领导的政府可以操作他信获得保外就医,并加速其寻求皇家赦免的进程。

  为泰党的初始计划是在5月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使为泰党成为新政府无可争议的领导者。他信的小女儿、为泰党三位总理候选人之一的贝东丹也配合父亲大打“感情牌”,呼吁公众投票,使其父亲可以回家。不过,这一策略并未奏效,他信也取消了7月返回泰国的计划。

老总理他信流亡归来之日,泰国终于选出了新总理

  由于远进党总理候选人皮塔未能在国会投票中过关,为泰党在7月下旬接棒远进党组阁,这再次为他信回归创造了条件。他信又一次对回归作出预告,称将在8月10日回到泰国。

  与此同时,为泰党与第三大党、原执政联盟的泰自豪党展开了接触。泰自豪党的结盟条件是联盟内没有远进党,且不得寻求修改“蔑视君主罪”。为泰党遂舍弃远进党,打出“瓦解政治极”“建立特别政府”的旗号,与泰自豪党结盟,此后又吸收泰国国家发展党、泰国民族党等党派加入联盟,掌握238个议席。此时距离总理在国会过关所需的376票仍有一定距离,为泰党寄希望于掌握151席的远进党可以在不加入执政联盟的情况下,支持为泰党的总理候选人,但遭到远进党拒绝。随着为泰党组阁计划陷入僵局,他信也以就医为由推迟了返泰行程。

  上述两项计划均告失败后,为泰党走上了表面上一直排斥的“第三条道路”,即邀请巴维的人民国家力量党或巴育曾经隶属的泰国人团结建国党入盟。这一联盟不仅可以组建多数政府,也可利用巴育和巴维对上议院的影响力,获取参议员的支持,保证组阁成功。

  然而,这也是一条危险的道路。为泰党高层选前多次向选民承诺,不会与发动政变的“大叔”及其政党合作。这一政治转折遭到前红衫军运动领导人的反对,为泰党和远进党的选民也举行示威游行,抗议为泰党“背叛人民”。

  仇敌变盟友

  “今天,我们必须忘却那些‘拒绝大叔’的要求。” 8月21日,赛塔向公众解释说,由于泰国陷入经济困难,为了推动国家向前、帮助人民,为泰党必须作出艰难的抉择,与人民国家力量党和泰国人团结建国党一起组建政府。赛塔强调,“我们不是故意误导公众,我们必须接受现实。”

  在新一届泰国政府中,包括经济部长在内,有8位部长、9位副部长出自为泰党。在8月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为泰党党魁春楠表示,经济将是该党要解决的首要问题;联盟中的政党都同意实施为泰党的政策,包括1万泰铢全民数字钱包计划、到 2027 年将最低日工资提高到 600 泰铢、以自愿制度取代强制征兵制度、推行医用大麻倡议以及修改宪法以增强民主、消除腐败等等。

  联盟中的第二大党泰自豪党则囊括8个内阁职位,包括4名部长和4名副部长。巴维将军领导的人民国家力量党和上任总理巴育将军代表的泰国人团结建国党则各获得2个部长、2个副部长职位。

  2014年,在老友巴维的支持下,巴育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英拉政府。而泰自豪党与为泰党的旧怨则历史更长。缔造泰自豪党的陈乃温是他信昔日的盟友,2002年至2005年间在他信政府担任农业与合作社部副部长,此后加入他信主导的泰爱泰党和人民力量党。2008年,当宪法法院以选举舞弊罪解散人民力量党时,陈乃温及其派系背叛他信,转投反对党民主党,使该党最终得以组建政府。近年来,为泰党也不断在疫苗接种与大麻合法化问题上抨击泰自豪党。

  《泰国问询报》形容,“为泰党拥抱泰自豪党,就好比一个人拥抱刺杀自己爱人的凶手。”至于为泰党与军方政党的合作,《泰国问询报》则表示“令人费解,而且带有孤注一掷的机会主义色彩”。

  还有分析指出,为泰党和远进党的选民对于军方夺权历历在目,尤其是红衫军对2010年的流血冲突记忆犹新。“他们的经历催生了一种情绪化政治,拒绝向军政府做出任何妥协。从长远来看,这种态势可能会对远进党有利,为泰党的选民可能会在下次选举中涌向远进党。”玛希隆大学政治学教授潘查达·西里文纳布则表示,为泰党“不惜代价追求权力,可能意味着他信遗产的终结”。

  不过,重振泰国疲软的经济可能是赛塔及为泰党挽救声誉和选票的一条路径。在与远进党结成8党联盟时,为泰党一度放弃了其备受争议的1万泰铢数字福利金计划。当时为泰党解释说,取消是因为该政策将耗费泰国5600亿泰铢的资金。如今,随着为泰党领衔组建政府,该党再次表示将向每位16岁以上的泰国人发放1万泰铢的数字货币。

  马西斯指出,为泰党寄希望于通过短期支出计划来弥补放弃远进党造成的声誉灾难、求得选民的原谅和遗忘。但问题是,钱从哪里来?马西斯亦表示,竞选期间不仅为泰党一家兜售民粹主义承诺,几乎所有政党都在“派钱”上竞争,这一迹象令人担忧。“长远来看,还是应专注于必要的经济结构改革,从制造业中心转型成创新中心,才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新闻周刊》2023年第3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叶攀】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资本动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